蕾寶安寶  
嗨大家今天過得好嗎(欸走錯棚了吧)(跟風一下嘛),首圖裡蕾寶抱得小嬰兒不是別人,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兒(這次沒有錯棚了真的是我兒)!

去年夏天我悄悄的懷孕了(跟誰不用說了吧)(老王不要再出現了)但因為種種原因所以走異常低調路線,連我自己的一些親朋好友我都沒主動說,去年底回了台灣一趟,見面的朋友才看到我的孕肚(但一開始沒有很大大家還以為我變胖而已不好意思多問XDDD)。

至於那麼低調的原因嘛就是我整個孕程算是蠻不順的,除了孕程全程狂吐尤其前四個月,吐到瘦十公斤(不過後期胃口變好就胖回來了哈哈哈)之外,還因為忽然的無法呼吸進出了法國的急診室兩次,住院觀察一次,然後還得了我這三十年來都沒得到過的氣喘,整個孕程不誇張每天咳嗽咳到要往生,如果沒有懷孕那咳就算了至少找到原因吃些藥試試看到底怎麼回事,但因為肚子有寶寶所以只能吃很溫和的藥,就算醫生說很溫和了孕婦可以吃,但孕婦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嚇死自己,加上咳成這樣每一次的咳嗽肚子都會痛,很擔心會不會咳一咳小孩就不見了幾乎天天以淚洗面不誇張,整個變成很憂鬱又天天提心吊膽的孕婦。

可喜可賀安寶平安出生,而且跟他姊姊蕾寶一樣是個愛整媽媽的孩子,大家都說第二胎會很早生而且產程會很快快到你措手不及,是男寶寶也會比較早生,如果他很好動那也會很早,這孩子超級好動沒有一天不踹翻他老木的肚皮及內臟還有膀胱,集了這三於一身結果完全沒有早生啊啊啊啊一樣撐到足月住好住滿四十週,但我真的受不了煎熬太害怕會不會有什麼變數,所以等到他住好住滿的四十週我們立刻去找醫生,表示了我這胎有多辛苦及害怕,既然他現在住好住滿我可以催生了吧,一開始醫生沒有答應,因為法國TMD最崇善自然全部都要自然所以他們堅信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他之後會自己出來der,於是我們請他們調紀錄看一下我們第一胎也就是當年也在他們醫院生產的2014年年度最巨嬰蕾寶,以及璽里爾的家族史全部男丁都是大寶寶超過四千克,如果要繼續放著那勢必又會很難生真的不要整我,後來是助產士看了一下說已經開快兩指了,子宮頸也夠軟,決定讓我們隔兩天來催生吧(其實五年前講過了再講一下,法國這邊通常是助產士sage femme接生以及照看孕婦產婦,當然孕期會有幾次是跟醫生的見面看診檢查,但是後期就幾乎都是助產士照顧產婦了,除非生產時有問題譬如像我生蕾寶時因為她4410克加上頭有夠大所以真的出不來,而且當下我催生孩生了十七小時所以開始有點危險,於是助產士不得不去請醫生來把蕾寶夾出來),於是我兩胎都是去催生,而且安寶也沒有咻一下就出來,打完催生我一樣生了十個小時,而且我這次真的痛到變成惡魔附身低音吼的女子,請聽我娓娓道來。
 

2019.03.21

8h 到醫院 
居然這次沒有什麼等待,才半小時左右就開始打催生藥了,要知道在法國看醫生就算你有預約也是要等等等等等等等到天荒地老。

開始準備打點滴跟催生藥了結果痛痛痛痛死,(我其實算是很能忍痛的人,譬如以前在台灣的時候我都會定期每個月去捐一次血,而且抽血什麼的我從來都不覺得痛,連前年我膽囊痛到要開刀,去看醫生的時候他們說哇你真的很能忍耶,膽囊發炎的痛你居然可以忍到一個禮拜才來)針管超粗而且助產士給我插到有夠裡面,連塑膠的部分都戳進去一點點了(翻桌崩潰),但這時候我還能笑著跟璽里爾說這次整個產程應該是這個部分最痛了吧,沒想到一痛還有一痛痛。


11h 打無痛
催生打下去了但我也沒有什麼痛,跟上次生蕾寶一樣,只是宮縮更有感一點而已,助產士過來問我要不要打無痛,我本來想說這次不要打好了我想要感受一下到底生產會有多痛,人真的不能鐵齒,我想可能上天聽到我說的話所以想要成全我,讓我打了無痛結果一點屁用都沒有,這個下段會說到,先講講無痛的痛。無痛針一插下去我痛徹心扉刺骨而且真的刺骨的痛(因為打脊椎),打完之後不知道麻醉師在幹嘛還給我壓壓壓壓壓每壓一次我都痛到噴淚(不誇張是真的瞬間噴淚),助產士抱著我讓我痛哭。

本來還笑說這個該不會又是產程最痛,結果原來不是,這次去生產是去打怪的嗎每一層boss越來越強大。

更可怕的是本來想說打完至少會有上次生蕾寶那種輕飄飄的嗑藥感吧(欸我沒嗑鍋喔只是形容),我還推薦大家一生一定要打一次啊整個飛天好high,結果完全沒有,換來的是忽然一陣超級暈眩加有夠想吐,然後忽然眼前一片空白,血壓探測儀狂叫,然後我記得最後一句話是跟璽里爾說叫護士,接著有意識是護士正在幫我躺側邊,然後說我剛剛昏過去了,璽里爾一臉驚恐說你剛剛嘴唇全白嚇死人了,我說我看到亮晶晶跟眼前全部變白色。

本來打完無痛就要來強制破水,但發生了昏倒事件所以必須休息一小時,此時測了一下只開了三指(崩潰)。


12h 試著第一次破水
助產士拿了五年前也出現過的長長的白色棒子,伸進去攪啊攪的,結果破水失敗,再等一小時做第二次。


13h 第二次破水
兩個助產士一個人壓肚子一個人破水,成功,被開玩笑説這水量你是駱駝的駝峰在存水嗎,嘩啦嘩啦兩大盆。

過了一小時後宮縮開始越來越規律跟痛,但不合理啊我不是打了剛剛痛到哭霸的無痛分娩麻醉了嗎,我現在是在痛尛朋友?但還在忍受範圍內畢竟我很能忍痛我說過了。


15h 開始痛到哭
依然繼續宮縮繼續哭爸痛,請剛剛那個麻醉師來了換了另一種更強效的藥,結果依然一丁點屁用都沒有,伴隨著每三分鐘一次的規律陣痛每一次我都痛到開始叫,但目前這個叫還在人類文明範圍內‧


16h 痛到無法自拔變蕭婆
開始每兩分鐘痛一次而且程度是開始噴淚跟吼叫中文說痛痛痛好痛好痛(據璽里爾後來轉述還飆了海豚音)!而且痛點已經不是在肚子而是子宮頸口,現在回想真的覺得很可惜應該拍個紀錄片看看自己有多像瘋子潑婦蕭婆。但當下助產士都不來,於是我們按鈴結果他們來了說因為有隔壁房間一個產婦有點危險,所以大家目前在那邊幫忙,我聽到這句話就說好吧那我再忍耐一下,你們趕快去幫忙,後來的半小時左右我雖然痛到變蕭婆但我還是堅持不按鈴,璽里爾每次要按我都說不用按,我只是痛而已可是隔壁在危險,希望她的寶寶先平安生下來,璽肥當下氣到說你人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好這時候你還要顧別人!!!

麻醉師又來了一次幫我換了另一種更更強效的藥,依然是沒尛路用,老娘繼續痛得要死要死要死!

再過一陣子助產士終於來了,我還問了隔壁的產婦安全了嗎?他說你人也太好還擔心這個有已經安全生完孩子了,可喜可賀,那老娘現在可以盡情嘶吼了吧!!!測了一下子宮頸已經全開但安寶這小胖子胎位依舊還沒下降,高高的不想出來。此時換姿勢變成側躺因為據說可以讓寶寶比較快往下,助產士也開始要我嘗試著可以用點力但不要太用力,讓安寶試著降低點。


17h-17h30變身大法師以及彷彿大出三十年大不出來的便
之前生蕾寶提過好像大出十年沒大的便,這次不誇張大概三十年,每分每秒都在起笑因為宮縮來到幾乎每分鐘,開始加緊要在宮縮期間用力而且不能停,最後的三十分鐘我完全失去了大家閨秀的風範(本來也就沒有大家閨秀好嗎),而且也因為從三點就開始吼叫所以來到五點已經燒聲,加上本人聲音本就低沈,開始變身大法師,就是那種電影裡被西方邪魔附身開始用低沈嗓音講些dirty words的那種,璽里爾說生出來的過程很驚悚,比上次蕾寶出來可怕很多,因為看到胎兒正在通過那邊全部凸起來腫起來,而且卡住大概一兩分鐘,他覺得人體的延展性實在是太驚人了,害我有夠想看這一切是有多不可思議,其實生之前我有問他可不可以幫我拍,他說不要,太噁爛了XDDDD。

助產士們(大概六個人,有三個是實習生,有先問過我們可不可以讓實習生觀看跟練習接生,歐夫扣使可以,如果大家都不讓看不讓練習那她們以後要怎麼幫忙啊)有牽著我的手的,有推著我的腳的,還有叫我不要害怕要我用力深呼吸的,總之很忙就對了,其實不能亂用力,我生蕾寶的時候就有一點不太知道要在那些時間點用力,這次第二胎了而且有種忽然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是要在宮縮也就是陣痛開始痛的時候用力,而且這個用力不能間斷,要長達大約至少四十秒的用力,這個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是有難度的,因為一般人習慣吐氣的時候用力,吸氣就會停止用力,但生孩子的時候你必須記得要呼吸,吐氣吸氣的時候下面全部都是要持續用力的狀態絕對不能回縮。

總共用力了大約快十個循環吧,每一次都比上一次還要更痛,每一次的用力我都大吼我不行了我不要生了我放棄了我要剖腹,然後助產師們加上璽里爾全部異口同聲說可以的你可以你快生出來了,我再繼續大吼我不生了我不行我真的不行我就是生不出來,這樣的對話就這樣進行了數十次,而且每一次助產士們跟我說你可以的用力不要停,我都很想直接踹飛她們想說那你來生啊你知道有多痛嗎硍硍硍!!!但我還是口嫌體正直的瘋狂用力而且沒有停,結果倒數第二個循環老娘用力到不行的時候他們忽然要我停!!要我先不要用力,但這時候哪裡煞得住車啊!!但同時我又感覺安寶的頭出來了他們在接著,但好像肩膀以下還卡在裡面,我很害怕我是不是一用力他會掉到地上,煞車的同時真的覺得要內傷了,最後一個循環終於全部出來,就像三十年的大便終於被大出來的解放感~

再來就是子宮裡剩下的那些東西要拿出來,我一直心心念念要看到上次沒看到的胎盤本人,這次終於如願看到(其實是提醒了助產士好幾次我要看胎盤不要直接丟了),不噁啊其實就是一團灰黑咖啡色亮亮帶血的大肉團,看起來很重的樣子,應該也是很重啦因為我一生完安寶(加上羊水跟胎盤那些)就少了7.5公斤,但剩下來的還有鬆垮垮垮垮的肚皮,彈力十足一往上翻它就會端妖妖的立刻啪啦掉下去晃,怎麼彈都可以但它就是不會自己縮回去了哭哭~

對了生完隔天我洗澡的時候發現這胎跟上一胎一樣生到左手臂微血管爆裂,全部一痕痕的好像被妖怪或猛獸抓傷的樣子,也是因為生太用力了,脖子也有一點爆裂痕跡。然後因為我左手一直抓著璽里爾的外套(我人太好怕抓他手他手會爆炸爛掉所以選擇偶爾抓他衣服),結果抓到的地方有拉鍊頭,也是隔天我才發現我怎麼左手掌有一塊很黑的記號,本來以為是血或什麼髒髒的結果去洗手發現洗不掉,搓一搓發現哈哈哈居然是一塊很深很深的瘀青,然後璽里爾的手腕也有好幾道指印過了好幾天才消XD

結論是如果第一胎就像這胎這麼慘烈的話(第一胎我本來以為已經夠慘烈了下面整個爆炸爛掉)我應該是絕對不敢再生的,這一胎的痛真的是我人生以來最痛,而且還不是只痛這個是從早上的插針到打無痛(可怕的是白打了因為完全沒屁用)就一直挑戰人生最痛,有些人說不打無痛也不會痛的那種產婦你上輩子一定是救國救民大英雄!

下一篇照慣例(慣什麼例是生了幾胎啦)來說一下生完後住在醫院那個禮拜的法國醫院偽月子餐吃什麼



蕾寶生產紀錄:
♠ [生產記錄][蕾寶]終於生完了之我生了個巨嬰寶寶   
♠ [蕾寶日記]當媽媽後的改變之我變成了個俗辣胚只(不是本來就是了嗎)  
♠ [生產記錄][蕾寶]產後法國醫院餐之當然不可能是月子餐,又到底是我食量大還是真的少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懷孕日記]那些關於懷孕的禁忌之我都把耳朵關起來不敢聽   
♠ [懷孕日記][蕾寶]第三十九週&第四十週-我怎麼還沒生是在懷哪吒要三年嗎?(欸大不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趙耶曲@FR 的頭像
趙耶曲@FR

人妻拋爾!趙耶曲♫Heidi Chao♫

趙耶曲@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