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jgfdd
[感謝最美麗的楊子花小姐(25歲)友情插畫,愛屬你]

  這些年來東奔西跑,美國,英國,法國,中國大陸等地都有一咪咪我的足跡。在深圳工作的那段日子,也是璽里爾最痛苦的日子,幾乎天天說他想要回台灣或法國。原因是什麼呢?

  要談的實在是太多了,那就談天吧(這什麼爛梗)。

  舉凡吃東西買東西逛街走在路上等,都可以讓璽里爾發怒,路人的眼神,像是看到一個186公分的猴子走在街上一樣,而且大家回頭率一百,一邊指指點點璽里爾,一邊大聲的討論。有一次璽忍不住用中文問他們,有什麼事情嗎?他們居然大笑說:洋鬼子居然會說咱們的中文,實在太稀奇了,拍張照留念吧(留你老母)!

  不過也不是全部的阿陸仔都是這樣,也有很多很好的而且有禮貌的,但是是極少數,而且幾乎都是在我們工作的工廠行政人員,他們幾乎都十分客氣又有禮。

  路人們幾乎都是走路不撞歪你肩膀他不高興,搭公車不搶上車就會斷腿,上公車不坐下來就會昏厥的人類。不過畢竟我只待過深圳,其他地大物博的中國領土我就沒有去過,因此我只就深圳來說。但深圳的居民們普遍又不是當地深圳土生土長,幾乎都是從其他省份過去打拼的,因此稱他們為深圳人又不太對,於是我以後就以當地人來稱呼吧。

  要跟大家談的點實在太多了,那就談天吧。


趙耶曲@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